白樺林

你好,我是白桦。
大概是用来堆东西的杂物博客。
aph主苏联相关,涉猎舰R和少前、华尔兹。最近非常喜欢NieR:Automata,偶尔写写梗题的一条咸鱼。
大部分梗题不借出,问卷如果没有备注的话请自由地拿去填,但请标注原作者,如果可以的话问我要授权就最好了。
脾气不好,觉得语气冒犯了请见谅。

【冷战组】非典型恋爱指南

厄伽:

来个糖,一发完,本来打算情人节发的结果拖拖拖就到了现在orz












【第一条:初见的印象很重要】


Side A


我注意他很久了。


那是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孩,五官深邃,紫色的眸子就像水晶一般吸引着我。皮肤白皙到类似苍白的颜色,我想这跟他曾经生长的环境有关——来自北方寒冷国度的斯拉夫人。


啊,真他妈帅啊。


回想起我们的初见是在一个艳阳天。微风拂过,阳光刚好。原谅我的词穷,总之就是很少女漫的场景。抱着期待浪漫邂逅的心情我来到了操场上。旁边的篮球场人头攒动,看起来是有什么比赛的样子。


按照通常漫画的套路,这时候女主就要因为各种原因——总之就是无意间路过篮球场,然后被一个天外飞球砸中。弱不禁风的姑娘以一种绝对柔弱的姿态倒下,接着被飞速赶来的男主接住。两人在视线相交的瞬间擦出火花,一眼万年。或者女主猛地拍开篮球,对着赶来的男主一顿痛骂,让男主产生:“这个姑娘真是好清纯好不做作跟外面那些妖艳x货一点也不一样诶”的感觉,一段欢喜冤家的情缘随即开始。


只是想一想我的少女心都要跳出来了好吗!


一不做二不休,我拿出参加体育考试的速度挤进场边。果然人很多——换句话说,砸到我的机会约等于零。


但是那谁不是说过吗?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于是我挤开了站在我面前的女孩。她一脸诧异,蠕动着嘴唇似乎想要说什么。


“你……”


我懂我懂,你不就是想说我阻挡了你遇见帅哥的机会吗?我也很帅啊!看本姑娘画风清丽的侧脸不好吗!


我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与此同时,她终于说出了那句在唇边徘徊已久的话:“低头啊小心!”


我懂我懂,要的就是那个效果啊!


但是还没等我转头摆出一个自认完美的笑容,一个筐就扣到了我头上。


……说好的篮球呢???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说。


这时那个被我挤开的女生蹲下来伸出手抠了抠我头上的筐,一脸惨不忍睹:“我都说了低头,篮球场上有人在打架。你看看你,躺枪了吧。”


为啥你这家伙一脸男主样?我小幅度翻了个白眼:“砸中我的不是篮球也就算了,怎么连我命中注定的男主角都不在?”


“想什么呢你?”她顿了顿,一脸恍然大悟:“你的男主角们在打架呢。”


我掀开头上的筐,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


那一刻,我看见了他。


银白的头发,紫色的眼睛,介乎苍白与白皙之间的肤色,淡漠的气质和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


真让人忍不住来一段玛丽苏式的描写。


我的男主角就是这么帅。


 


 


Side B


阿尔弗雷德今天心情不太好。不用问,肯定和他那个俄罗斯同学有关。


“那头毛熊又来找我麻烦!”他猛地一拍桌子,震醒了隔壁桌补眠的男生。


“什么什么?地震了还是地震了?”男生即便一脸惊慌眼睛里也飘着一层睡意。


“什么都没有,好得很,就是教授快来了而已。”旁观的弗朗西斯投去一个安抚的笑容。


“嗨哟,多大事儿啊。”惊慌boy又趴下去。


“慢点,别那么急,吓到人可不好啊小阿尔。说吧,你们俩又怎么了?”


“不是我怎么了,是他怎么了。”阿尔弗雷德很显然又想拍桌子,但想起刚才的事硬生生在半空中收住手,指头委屈地蜷缩在一起放回桌子上。


“我不就是参加了个趴吗?平时也没见他这么大反应啊。”


“那你……有没有干什么啊?”弗朗西斯摸着下巴上新生的胡须琢磨,觉得大概是阿尔弗雷德又干了什么打翻了西伯利亚小醋王的罐子。


“没什么,就很正常的吃吃喝喝……哦对,还玩了几把国王游戏。”


“国王游戏?”弗朗西斯眼睛一亮,觉得大概找到了原因:“那你都干了什么?具体点。”


“就……生吃辣椒,跳进冰块里,挑战五秒钟吞鸡腿之类的。哦对,还来了一把pocky。”


“pocky?和谁?”


阿尔弗雷德犹豫了一下,决定忽视掉弗朗西斯眼里异样的狂热:“马修。”


“什么!你居然敢对可爱的小马修出手!”还没来得及说更多的话弗朗西斯就拍案而起,掐住阿尔弗雷德的脖子来回摇晃:“我都没敢这么干你居然——居然——还我纯洁的小马修!”


“咳咳咳咳咳弗朗你松手……我,咳咳,根本就没亲上……”


“哦,那就好。”脸色转变一百八十度的弗朗西斯松开手,还帮他理了理衣领,“我就说嘛。如果你连亲哥都不放过就太不是人了。”


“滚吧,明明你也打他的主意。”美式不屑。


“我觉得,这就是伊万生气的原因了。”无视阿尔弗雷德的话,弗朗西斯自顾自得出了结论。


“我想也是。”阿尔弗雷德一脸沉重,“所以我约他今天中午去篮球场上打一架。”


“我靠,是不是太暴力了点?你们明明可以——我是说,也许可以好好坐下来交流?”


“这就是最好的交流。”阿尔弗雷德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我们俩之间没有什么是打一架不能解决的。如果有……”


“就打两架?”


“不,是打完架再来一炮。”


 


 









【第二条:在图书馆相遇一定会同时拿到一本书】


 


Side A


我注意他很久了。


曾经的我是颜控,现在的我……还是颜控。当然,除了颜,现在的我更注重内涵。就像我男神这样的。


自从篮球场的偶遇之后,我的世界仿佛百花齐放,沉睡了许久的少女心也蠢蠢欲动起来。


俗话说,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一切。当然,这话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为时过早。但是仍然可以说,爱一个人就要了解他的一切。


这就是我现在在图书馆的原因。


这是我在一周之内第四次看见my boy god了。当然,我已经打听到了他的名字,伊万。


听听!听听!多么威武雄壮的名字!多么战斗民族风格的名字!


我藏在书架后面偷偷注视着他。我想,按照一般少女漫的套路,我们会不小心拿到同一本书,不小心触碰到对方的手指,然后相视一笑,眼中流动着情愫。又或者拿开书架上的书看见书架后对方的眼睛,不知所措。


多么美好!我都要被自己的设想感动了!


于是我顺着他拿书的方向移动,一边整理头发一边纠正自己脸上的笑容,生怕他等会儿看到我什么奇奇怪怪的样子。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拿书的动作很迅速,比起事先准备好书单,更像是早就知道在哪里了。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充满了战斗民族的气魄。


啊!今天的男神也没看见我呢!


等他走后,我绕到书架前,根据标识和缺失的空位确定被拿走的是哪些书。看样子,都是和计算机编程一类有关的书。


……男神你不是金融系的吗?


Side B


阿尔弗雷德最近有些忙碌。


节日将近,大家的心不免都浮躁起来。本来他也应该是其中的一员,却被老师扣住没日没夜的和各种程序斗争,那老头儿说正是因为节日将近才要加班加点做完,无比理直气壮——换来了阿尔弗雷德一个敢怒不敢言的白眼。


于是在这个期间,他名义上的同居人,实际上的男友布拉金斯基同志,就成了他每天倒苦水的罐子。


“我简直无法理解他的脑回路,”阿尔弗雷德愤怒地咬了一口汉堡,“在假期前工作的人简直和会在夏天带围巾的斯拉夫人一样不可理喻!”


“阿尔弗,需要我提醒你你现在吃的是不可理喻的斯拉夫人买来的汉堡吗?”伊万笑眯眯的。


“……你除外。”阿尔弗雷德耸耸肩。看到他不变的笑脸,阿尔弗雷德和他对视了两秒,灌了两口可乐咽下嘴里的东西,凑过去在他脸上留下一个油乎乎的吻:“这样可以了吗?”


“勉勉强强,”伊万抽了一张纸巾擦掉油印,“先吃吧,别忘了你三点还要到教务处去。”


阿尔弗雷德发出一声哀嚎:“怎么又这样——教务处的人是和我有仇吗三天两头就把我往那里赶——Hero的参考书要怎么办啊!”


看着几乎陷入暴走状态的阿尔弗雷德,伊万捋了捋他头上同样没精打采的呆毛:“什么书?”


“科学概括……汇编语言……之类的,就是老头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些东西,你知道的。”阿尔弗雷德拍开他的手,把头发顺回去。


“喔,阿尔弗,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伊万无辜地看了看自己被拍开的手。


紧接着,一个毛茸茸的金色脑袋就凑到他脖颈边:“你捋你捋!想捋多久捋多久!”


伊万哭笑不得地揽过他:“你真是……算了,还要什么书,我一起带过来。”


阿尔弗雷德抬头看了他一眼,拿出手机噼里啪啦打了一大串书名伸到他眼前:“这些!当然你要是愿意帮Hero再带一份汉堡的话就更好了!”


“你还没吃够这些乱七八糟的垃圾食品啊。”伊万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怎么会腻。”阿尔弗雷德晃着手指,“作为交换,Hero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其实你是蓝蓝路星人吗?”


阿尔白了他一眼:“当然不是。我是说,你注意到最近你又多了一个小迷妹吗?”


伊万觉得有点好笑:“你一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会知道的?”


“身为英雄的特殊技能……好啦好啦,告诉你也无所谓,这是常年被妹子注视产生的直觉。”


其实没那么复杂,无非就是我们都注视着你啊。












【第三条:林荫道上的告白就算失败也是一道美好的风景】


Side A


我注意他很久了。


在经历了无数个(其实也就几个星期)撕心裂肺的思念之后,我,某谜之女主角,终于下定决心告白。时间就是今天,地点就是校园里那条著名的爱情之路——林荫道!


关于在这条路上流传的传说,其实和其他学校的并没有不同——就是说,大家脑补一下就可以了。


情人节才过去没多久,我想趁现在气氛还未散去趁热打铁一把。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在情人节那天告白,眼睛不舒服不想出门。


掌心攥着被汗水微微浸透的纸条,我在心里一遍遍默念着早已熟稔的告白词。这是我在综合就男神的社交爱好性格等等方面综合出来的,绝对打动人心。


当我的脚尖在地上画出不知地多少个圈的时候,男神带着围巾的修长身影慢慢向我走来。他的鞋底在地面上敲出的声音仿佛世界上最动听的篇章,那一刻爱情的小天使在我头上吹起了冲锋的号角。


我深吸几口气,鼓起勇气拦下了他。


“那个……同学,请等一下!”


男神停下脚步,看了看我有些疑惑地问:“怎么,你有事吗?”


“当然——”我捏紧手指:“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学!你全身心投入社/会/主/义建设的身影引起了我的注意,让我从此和你一起高举红色的旗帜好吗!”


然而男神并没有说话。


场面一度变得非常尴尬。


过了一会儿,像是才从我深情恳切的告白词中回过神来似的,男神缓缓开口:“同学啊,感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喔?”


按照通常少女漫的套路,男主一般都会愣在原地然后陷入狂喜,紧接着两个人以落花为背景相拥着互相倾吐爱语。又或者男主拒绝了女主,然后双方眼泪汪汪道出苦衷,最终相忘于天涯。


但是——但是——有没有人来告诉我为什么我的少女漫画风这么清丽啊!?


“哎,你们在干什么呢。万尼亚?”一个清爽的声音传来。我抬头一看,来着是一个看起来阳光又死蠢的眼镜boy,咬着手中可乐的管子一脸迷惑。


“阿尔弗,”伊万很自然地搂过他,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如你所见。”


我知道他是在回答我。实话说,亲眼看着男神出柜的感觉真是日了哈士奇了。


可乐小伙阿尔弗点点头,又扯住伊万的衣领把他拉向自己,接着两个人进行了一个交换唾液的吻。


“真是抱歉,但是事情就是这样。”吻毕,伊万抬头冲我充满歉意地一笑,“你还好吗?”


……别理我,我拿错剧本了。


Side B


事后在餐厅,伊万一边帮阿尔弗雷德搅拌咖啡一边说:“真看不出来你还有那么热情的一面呢,阿尔弗。”


“宣示主权而已。”他干净利落地扔掉手中汉堡的包装纸,“反对意见一律不予接受。”












【最重要的一条:不是所有姑娘都是命定的女主角】


我注意他很久了。


我注意他……很久了。


我注意他……很久了……。


阿西巴。


Fin


看了叫我美逼mv的脑洞,写的很仓促,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笔芯

评论

热度(70)

  1. 白樺林白噪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