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林

缺少灵魂的废纸堆积如山。

[2B9S]一次采购(学院AU.)

在放学后留下整理备课文件时,收到了Nine S的邮件——标题还特别标注了'紧急'二字,令我也有些紧张起来。

结果打开之后反而松了口气。

“在你忙完后,能在校舍前门集合吗?一起去采购如何?”

剔除去寒暄和其他无用的部分,仅仅只是这样的请求而已。

总之——之后的事略过不谈,在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站在附近新开的百货大楼门前了。由于附近的商店一类都由军队一手包揽经营的缘故,在人类资料里会挂着巨大的,形成字样的霓虹灯的位置也挂着由钢铁制成的YoRHa标志,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泛着刺痛瞳孔的冷光。

“Two B入过伍呢。”

Nine S仰头盯着那块巨大的标牌忽然开口。

“所以才会一边完成学业,一边担任我们S型的助教对吧?”

“啊……?嗯,是的。”

我愣了两秒才回答,我的确是因为入伍培养的特殊履历才在将近毕业的时候担任司令官教授的政治课程的助教,但是,S型的思想倾向也占了我被派来当助教的很大一部分原因。

简单来说,这有点像'监视'。我负责监视他们中间的某个特殊个体……再指明来说,我的目标就是此时正站在身边的Nine S。他的忠诚评估分数很低,卓越的能力却决定他会进入核心工作,因此不得不对他进行特殊措施。

出厂时间不足半年的S型心态相对来说更偏向人类的'少年'。接近他实在是太过容易了,以至于我们已经发展到了亲密关系中的'同居'阶段。不过因为从配给宿舍搬到合租公寓的缘故,生活方面有不少缺失的用品,因此才决定前来采购。

Nine S好像并不在意我的回答。他已经拉着我走到柜台前,指着里面明黄色底,同样印着'YoRHa'的马克杯兴奋地叫喊。

“我们买一对怎么样,Two B?”他这样问我“正好供我们两个人用。”

“杯子我们都已经有了……这个图案到处都是,再添置毫无意义。”

太过麻烦了,因此我给出了否定的意见。但他的表情却一下子垮下来,声音甚至带上那么点哀求。

“我就是想和Two B用一样的,仅此而已……”

……偶尔纵容一次监视对象也没问题,对吧?

我好像快50fo……開個50fo點梗吧。點啥抽一個寫啥,大概率是無腦車。cp只限米露。
(沒人留言啦↑)

考试周的秃头星人什么也不会画,并且十分想一跃解千愁。

瑪利亞和拉結利亞。

玛利亚和她的小妹妹,在被积雪掩埋的修道院中睡得很熟。
拉结利亚悄悄醒来了,像库尔普莎家的小小姐这样古灵精怪的人,怎么会不明白玛利亚背着大家在佐餐酒中放下什么呢?
她义姊的脸颊显现苹果一样的酡红……且咬紧了唇角。这房间太闷了呀,拉结利亚缓慢地想道:火还生着……她想往窗外看一看 哪怕多看一眼春天呢?
触眼所及的窗外却是一片无望的白茫。
拉结利亚的手指在窗前停住了,她往后踉跄了一步,往四周无措地张望——大家都是一样,熟睡,酡红,腐烂,发黑——
只有姐姐,只有姐姐还保持安详的微笑。她保持着一个护住谁的姿势沉眠,呼吸轻缓于无。
——护住誰呢?
窸窸窣窣,拉结利亚轻巧地爬上床了。不能吵到姐姐,她想,她还要护着我呢。

……企划正式结束了。
作为玛利亚·列芙琴科–拉结利亚·索菲亚·库尔普莎这对姐妹的player,我对制作了如此精彩的告别企划的制作组献上由衷的钦佩和谢意。
庄园的大雪不会再停;
而我们,总是要长大,被时间的洪流推动向前。

一滩d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