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林

你好,我是白桦。
大概是用来堆东西的杂物博客。
aph主苏联相关,涉猎舰R和少前、华尔兹。偶尔写写梗题的一条咸鱼。
大部分梗题不借出,问卷如果没有备注的话请自由地拿去填,但请标注原作者,如果可以的话问我要授权就最好了。
脾气不好,觉得语气冒犯了请见谅。

这上帝有点可爱

悖悖论:

GFW不让你们用VPN也是上帝的伟大功绩啊

一个设定。

不借出,也不接受借鉴,谢谢。
脑洞中的‘庭院’是名人朋友圈黑塔利亚专区苏联only[苏联庭院],顾名思义,苏联人的聚集地。

看了看庭院忽然想到一个脑洞,整条街区,甚至整座城的人们都是‘Braginsky’,他们以简单的编号相互区分。当然也有人拥有不同的名字,不过,名字是不能强行取得的,必须得由人们自己想出来,否则是不能被叫出,也生不了意义的。
真名取得后必将是独一无二的,从那时人们叫他的姓,或是编号,便难以生效了——唯有真名才是至宝,当它被书写时,羊皮纸上亮蓝的鲶鱼血液便泛起金光。
布拉金斯基们驱使美妙的文字,每一个字母在他们手下都好似命运纺锤上的金丝,结合起来便是流水冲刷礁石的韵律,又像是清泉涌出的气音。当他们用鲶鱼血液书写连贯的文字,自然的诗歌便就此作成。每一句都会成为宝贵的契约,奥术的咒文,并且最终都将生效——这就是布拉金斯基,北国光芒的所在,一切极光汇聚点的城镇中诞生出的亚人的力量。他们无疑是自然的宠儿,拥有健美强壮的躯体,雪地般苍白泛着珠光的皮肤与雕塑一般精美的容颜。
但这也带来了弊端,他们不取得真名是永远无法走出城镇的。而当他们取得真名——这一般发生在二十岁左右——他们的容貌就像极地的冰川一般凝固起来,直到寿命耗尽便融成飞灰。

米露合志《WR25》一宣

wok!!!

希尔瓦的办公室:

[太空·银河]主题合志:WR25
——银河中最闪耀的双星 the Galaxy's Most Luminous Binary Stars
CP:阿尔弗雷德·F·琼斯 x 伊万·布拉金斯基 /米露
Size:16x24cm
出本日期:八月初,吧。

珠翠,我。
STAFF,有很多。
写手部分,感谢水水、言绍、wing总、箱漫太太供稿的大恩大德!
画手方面,感谢11区太太手城、薄香、みつ和八年的稿件,还有千代、麦麦、wing总和池总的倾情参与!
还要着重期待一下我们首席(唯一的)设计师V宝的封面!
一宣我就不一一艾特了,大家心领神会就好

具体信息见图1(也没什么具体信息讲句老实话)
试阅见图2(暂定是这样1宣不要太较真)(经试验图2记得点大)

本质是断后路加催稿,没有交稿的小姐妹们,大家给点面子吧!!

宣图设计:流水和我。


图1背景Credit:


NASA, ESA and Jesús Maíz Apellániz (Instituto de Astrofísica de Andalucía, Spain)






Rofix:

维希人种植了冷空果,这种果实拥有坚实的外壳,而内部是纯净的空气。在维希,可呼吸的空气是生长出来的。对于维希人来说,空气就是食物。冷空果的根芽可以分泌出少量的空气,采集者会将一束冷空果根种在背筐里,通过特殊吸管进行吸取。并且用马车将成熟大块的冷空果运往皇宫。

Rofix:

拓子本来是一个被卷入黑洞的星球。但是有人在时光之眼抓拍了这个星球毁灭瞬间的景象。这是一副光怪陆离的照片,星球的一半仿佛还在熔岩里诞生,但右侧又仿佛有绿色和海洋的痕迹。后来才发现,原来拓子是在星球的幼年时期被卷入黑洞的,在黑洞边缘,巨大引力的拉扯下,时间被无限的延长了。在这个时间内,星球逐渐的进化,生命诞生,文明更迭。但是他们都活在我们这个世界的一微秒内。漫长的历史,转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