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林

你好,我是白桦。
大概是用来堆东西的杂物博客。
aph主苏联相关,涉猎舰R和少前、华尔兹。最近非常喜欢NieR:Automata,偶尔写写梗题的一条咸鱼。
大部分梗题不借出,问卷如果没有备注的话请自由地拿去填,但请标注原作者,如果可以的话问我要授权就最好了。
脾气不好,觉得语气冒犯了请见谅。

丢一下能找到的鱼,假装这几个月有画过画。

“就是你这庸医害死我幺儿!”

关我一毛钱事吗,真是无法理解……对我来说又没有多重要。

一个设定。

不借出,也不接受借鉴,谢谢。
脑洞中的‘庭院’是名人朋友圈黑塔利亚专区苏联only[苏联庭院],顾名思义,苏联人的聚集地。

看了看庭院忽然想到一个脑洞,整条街区,甚至整座城的人们都是‘Braginsky’,他们以简单的编号相互区分。当然也有人拥有不同的名字,不过,名字是不能强行取得的,必须得由人们自己想出来,否则是不能被叫出,也生不了意义的。
真名取得后必将是独一无二的,从那时人们叫他的姓,或是编号,便难以生效了——唯有真名才是至宝,当它被书写时,羊皮纸上亮蓝的鲶鱼血液便泛起金光。
布拉金斯基们驱使美妙的文字,每一个字母在他们手下都好似命运纺锤上的金丝,结合起来便是流水冲刷礁石的韵律,又像是清泉涌出的气音。当他们用鲶鱼血液书写连贯的文字,自然的诗歌便就此作成。每一句都会成为宝贵的契约,奥术的咒文,并且最终都将生效——这就是布拉金斯基,北国光芒的所在,一切极光汇聚点的城镇中诞生出的亚人的力量。他们无疑是自然的宠儿,拥有健美强壮的躯体,雪地般苍白泛着珠光的皮肤与雕塑一般精美的容颜。
但这也带来了弊端,他们不取得真名是永远无法走出城镇的。而当他们取得真名——这一般发生在二十岁左右——他们的容貌就像极地的冰川一般凝固起来,直到寿命耗尽便融成飞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