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林

下面。您看到没有?全是一派胡言,从废料堆里刨出来的渣滓还妄图搪塞观众呢。

存戏_一觉醒来发觉世界拥有魔法

#战争世界四月月戏
#我的妹妹变成马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有什么能比得到美国的核弹头对准了莫斯科的线报更加惊悚的呢?也许就是你一早起来发现窗户边伸出一支洁白的独角来,接着那支角异常灵敏地挑开你的窗户,随着清晨的寒气和浆果的清香一同挤进房间的是清亮的眼睛和洁白柔顺的鬃毛。

显而易见地,一头长了角的马……也就是独角兽。用角撬开了窗,还把它的头挤进了我的窗框。

而这还不是令我怀疑自己是否宿醉过度而产生了幻觉的罪魁祸首。那头独角兽悠悠地望了我一眼,然后开口——

“哥哥,该起床了。——别说我没提醒过你,布拉金斯基同志。今天你该去参加早会。”

少女的声音,更正确地来说,娜塔什卡的声音正从独角兽口中发出来。虽然不能得知马的舌头是如何做到除了嘶鸣之外还能吐出这样繁琐的音节,但声音来源是独角兽本身这件事绝不会有错。

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我昨天在发现自己已经收不住瘾头,似乎注定是要喝个烂醉的时候的确已经拜托过娜塔莎,在第二天早饭前一定要把我从床上叫起来……可这是怎么回事呢?

娜塔什卡似乎很不乐意看见我这样呆愣愣地直视着她。她不满地浅嘶了一声,然后头偏了偏,那根洁白的角就往桌上的文件堆靠过去——

“不,不。别这样,娜塔什卡。”那可是我忙活整整一周的成果,于是我只好赶紧别过头去,从床头的衣帽架上取下衬衣来。

“拿上你的魔杖,好哥哥。”我在套上保暖内衣的同时听见这么一句话“中‖央那帮家伙已经因为这件事找了好久的茬了,这回你非得带上不可。”

魔杖……?

我昨天究竟是喝了几品脱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不然我怎么这样轻易地就接受了娜塔莎正顶着一根独角跟我说话的事实?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