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林

你好,我是白桦。
大概是用来堆东西的杂物博客。
aph主苏联相关,涉猎舰R和少前、华尔兹。最近非常喜欢NieR:Automata,偶尔写写梗题的一条咸鱼。
大部分梗题不借出,问卷如果没有备注的话请自由地拿去填,但请标注原作者,如果可以的话问我要授权就最好了。
脾气不好,觉得语气冒犯了请见谅。

拖延症重病患者:

接上文:http://tuoyanzhengzhongbinghuanzhe.lofter.com/post/1ee7b831_ffcb651

    “杰森,我想妈妈了。”小女孩儿抓着哥哥的衣角小声的说。
    “是的,玛丽,我也想念她。但我们已经再也见不到她了,不过她说过她会看着我们的。” 杰森蹲下身来,把她搂紧怀里,“她永远陪伴着我们,她与上帝同在。”
    “我知道的,哥哥,妈妈会一直陪着我们。”小女孩儿抱着哥哥的手臂小声的啜泣起来。
    杰森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一直到那啜泣声完全消失。
    小女孩好一会儿才松开他的手,揉了揉通红的眼睛:“谢谢你,杰森。”
    杰森看着她,露出一点微笑:“你想要吃点东西吗?我想你一定饿了,说不定这里还会有糖果。”
    “真的吗!”玛丽的眼睛睁的大大的,露出兴奋的光。
    “去看看就知道了。”杰森打开房门和玛丽一起走去餐厅。
    走廊上没有一个人,没有人会愿意轻易走出房门,然后莫名其妙的触犯了什么规定。凯蒂监管的这片区域虽然暂时还没有被战争波及,但严格的条令也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在这里人们可以享有房间,尽管是两人分享,空间还不足五平方米,总好过其他AI监管的区域,狭小拥挤,人们像蝗虫一样挤在一起,苟延残喘。
    在这个战争肆掠的时代,传染病的死亡率绝对与士兵战死的死亡率旗鼓相当。凯蒂的地盘却几乎没有这种担忧,事实上“感染者”被凯蒂视为与金属一样的违禁物品,一旦发现,立刻销毁。很残忍,但也很明智,凯蒂是当今最先进的人工智能,应当知道最好的选择。
杰森用凯蒂发配的手环在食品售卖机上刷了一个,售卖机伸出机械臂,送出一个餐盘,一块面包,一小碗土豆浓汤,还有一块小指指甲盖大小的一块培根,算得上是非常丰盛的晚餐了。
    玛丽学着哥哥的样子,拿手环在机器上扫了一下,机械臂送出了一份相同的晚餐,并没有玛丽期待的糖果。
    看玛丽沮丧的垂下头,杰森只好出声安慰她:“玛丽,食物是大自然给我们的馈赠,现在还有许多人在饿肚子,我们能有食物已经很幸福了。”
    玛丽抬起头,两腮鼓鼓的,含含糊糊的说不清楚:“我当然知道啦!我只是以为会有糖果的。”
    战争已经让小女孩早早地明白了世界的残酷,什么食物,什么味道,什么口感,一切都不重要,在此时此刻,最重要的只有活着,命运不会因为你是一个小女孩就宽恕你,死神的镰刀悬挂着每个人的头顶。
    杰森欣慰地笑了笑,低头喝碗里的土豆浓汤,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玛丽,等会儿吃完饭后你能自己回去吗?机械巡警会保证你的安全。”
    玛丽有些惊讶:“你要去哪儿,哥哥?”
    杰森盯着碗里的残渣,用面包把碗壁挂的干干净净。四周一片静谧,只有人们拼命用勺子刮着餐具的“呲呲”声。玛丽望着杰森,好一会儿才听见从他低着的头下传来的声音。
“我只是,想帮你看看,这里,有没有糖果。”


    昏暗的设备室里有一团暖黄微微的闪烁着,蓝色的数据流在它周身流淌。
    凯蒂正在休眠。车站本来就是人流量极大的地方,曾经的政府为了维持秩序在这里配备了很多先进的设备,大部分的事情并不需要凯蒂来时时监管。
    “滴滴”有一抹亮色从门前透出,三余米厚的防盗门被打开了一条缝,灰尘簌簌地落下,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门前。
    “你是谁?”虚空之中出现一个女人的投影,面无表情的俯视着突如其来的闯入者。
少年仰头看着女人毫无感情的眼睛,握了握拳,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
    “你好,凯蒂。我是拉米雷斯,”少年顿了顿,提高了声音,“杰夫·拉米雷斯。”

评论

热度(4)

  1. 白樺林拖延症重病患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