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林

你好,我是白桦。
大概是用来堆东西的杂物博客。
aph主苏联相关,涉猎舰R和少前、华尔兹。最近非常喜欢NieR:Automata,偶尔写写梗题的一条咸鱼。
大部分梗题不借出,问卷如果没有备注的话请自由地拿去填,但请标注原作者,如果可以的话问我要授权就最好了。
脾气不好,觉得语气冒犯了请见谅。

白鸽神父伊利亚

#永夜之巢
姓名:伊利亚·弗拉基米诺维奇·布拉金斯基
翼种:白鸽
职位:神父
外貌:铂金色头发修剪得很齐整,似乎是因为长期使用发油的缘故稍有些无伤大雅的干枯。双眼是稍嫌浑浊的偏暖调的丁香色,左眼的视力欠佳,因此需要读书时偶尔会戴上他抽屉里那副镜面发花的金属框眼镜。似乎是体质偏弱的缘故,皮肤常年是苍白甚至泛着一种无生气乌紫色的,体温也有些偏低。不过拥有这种体质的神父却出奇地并不耐寒,甚至有些惧怕寒冷。
服装,就是平凡无奇的普通神父的服装了。那双羊皮内衬的软底靴他很喜欢,只是不适应鞋匠制作它时留下的一点点高跟,走路总有些不自在,需要远距离出行的时候便改穿其他的平跟鞋了。
随身带一本皮革外壳的圣经,表面花纹是烫金的,翻开则是绣着玫瑰暗纹的丝绸。脖颈上的银十字架雕刻得很精细。
翅膀是纯白色,因此粘上污垢分外显眼,时常为羽毛的清理问题感到困扰。
性格:他在表面上几乎就是一个标准教徒的模板:仁慈,正直而慷慨,待人和善,礼数充分,脸上总带着得体而有些悲悯意味的笑容。从前受过的良好教育使他在礼仪这件事上几乎不会输给任何一位老派的贵族。但他其实是相当严肃,古板而教条主义的一个人,甚至有那么些阴郁暴躁的特质存在。行事谨慎守旧,私下独自相处时脸上也鲜少出现什么愉快的表情。不过,对文学和艺术有着极大的兴趣,房间床底下藏着保养良好的萨克斯和手风琴,趁闲暇时会尽量不引人注意地带着它们到附近的森林里吹奏。
备注:可以说在生活方面有些迷糊,平衡性似乎有些差,这也是他不习惯带跟的靴子的原因。如果你和他谈论文学或艺术,他就会鲜少地发自内心的侃侃而谈起来。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