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林

下面。您看到没有?全是一派胡言,从废料堆里刨出来的渣滓还妄图搪塞观众呢。

不想麻烦到身边的人,所以在LOFTER负能一下。

躯壳于我来说已经太过沉重了。这不是什么比喻,而是真切的、身体能感觉到的沉重;我根本无法行动,心率时常过快即使我毫无动作。我有时候真的错觉自己应该长出翅膀啊蛛腿啊触角啊……因为身体累赘到像是亟待分裂,即使我的体重其实在不断下降。
很痛,哪里都很痛。从心脏到肺叶、从指节到肘间。全身都跃动着某种像是膝跳反射一样的疼痛,清醒的时间过久,我是说大概……两三个小时?就感觉头晕目眩,像是被撕裂成两半一样疼痛。一切都放慢了,我甚至……无法思考,无法表达,无法面对。出错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像是无形的手掌捂住我的双耳,指尖狠狠地抓捏心脏,让我陷入血脉搏动与神经纤跃组成的漆黑深井。……
……我不知道我这算是怎么回事……。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