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林

下面。您看到没有?全是一派胡言,从废料堆里刨出来的渣滓还妄图搪塞观众呢。

存戏_给1400阿尔弗的十九岁生贺

#给@阿尔弗雷德·F·琼斯(1400) 的生贺
#可能已经不是生贺了

“你觉得……一个美国人会希望收到什么生日礼物?”

我问德米特里。

现在是大约下午两点,落地窗外的天空是夏天惯有的雨前的阴霾。而我正在进行工作之余的放松——简单地来说,拉着我的警卫员偷懒。

德米特里好像是给篮子里的小甜饼卡住了喉咙,表情有些扭曲地锤了两下胸口,抓过手边的热茶一口气灌下去才平息了些——“您说什么?”他问。

“我是说,关于送礼你有什么看法?我记得你和美国的秘书关系还不错。”

“……什么?”德米特里又重复一遍,表情似乎有再度扭曲的苗头“您是说——”

“你没听错。”我耸耸肩“就是在问你,该给美国的国家代表送些什么——他今天生日,”我补充“再不准备就来不及了。”

“您怎么破天荒想到这个呢?”

“——他说他十九岁生日。”我从红茶剔透的茶液里把银匙抽离出来,转头去杂物堆里寻找刚刚莱维斯进来报告时慌忙藏起来的牛奶壶“虽然已经是不知道第几个十九岁了……但这次他好像很兴奋,”牛奶倒进茶杯里的声响有点大,我小心地张望了一下门口,还好没有人因为好奇而透过虚掩的门往里窥探——否则就坏了。

“罕见地要在今晚私下办生日会呢……明明还是在访问期间。”

“可是,祖国。”德米特里有些为难地开口“我和约翰的交情还没那么好……如果他喜欢姑娘呢?”

“那就把他骗到偏僻的酒馆去喝个烂醉。不出意外的话,我们第二天就能看见被扒走西裤挂在树上的美国代表了。”

我翻翻白眼回答。



[b.弗兰生日快乐!走向跑偏了对不起( ‘-ωก̀ )]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