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林

下面。您看到没有?全是一派胡言,从废料堆里刨出来的渣滓还妄图搪塞观众呢。

死爱x尼尔联动私货翻译

翻到活动的时候做的翻译,参考了中文情报站进行更正。
有擅自添加的形容和不准确的地方。由于我是看图说话的水平,只在大意上保证了一致。所以请不要当正经翻译看啊实在需要考据的话去看死爱情报站微博!!

[杂讯--------------------通电_]
[听觉传感:正常_]
[空间回音:检知成功_]
[开始个体识别_]
我……我是…… Two B。
寄叶机体——二号B型。
是为了击倒侵略而来的外星人所制造的自动型步兵人偶。
自我意识形成正常。
但是,记忆十分混乱。
现处地点尚且不明。
周围的景色好像有些印象。
但是,总觉得哪里……有些违和。

(道中)
“什么啊……这种敌人。”
“的确我是,在和机械生物作战来着的……?”
“记忆有些出错了。”
“必须要从这地方离开才行。”
“必须得把……[敌人]打倒才行。”

被赤红的铁锈所覆盖包裹的建筑物。
这里是,被以[工厂废墟]所称呼的地方。
但是,现身的敌人全都是没有见过的不可思议的形态。
不……连那究竟是不是敌人也难以判断啊。
[得赶紧前行。]
那样的杂讯在记忆领域中再次爬走,
虽然感到疼痛,
却也有少许怀念的感觉,
在我的内心深处蔓延而生……

战斗这件事,就是我的存在意义。
只要这样说给自己听的话,
就能毫无犹豫地夺取并不相识的生命。

敌人在嗫嚅着什么。
在这个世界里,[愿望]会变为一切。
那真是毫无意义又甘美至极的妄想呵。

我有必须要归去的地方。
于是我只好不断地、不断地战斗。
其他选择的余地,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前进了一段时间,远远地,传来了不可思议的歌声。
那微弱的歌咏逐渐混入了噪音,向着带有噪声的机械音变化而去。
我知道那声音。
[机械生物]
那是我的敌人。
是将许多个体融合,藉以得到强化的特殊个体。
当混入杂噪的歌声逐渐转变为高喊之时,
那个畸形的姿态,
在我的视野中出现了。

(道中)
“我、我……”
“想要变得更美啊——!!!”
“那是,机械生物……”
“我的敌人。”

发出像是金属碰撞的脆响般的机械歌姬,
被黑色的漩涡卷入,
继而消失了。
“那个敌人……我应该已经打倒过才对啊?”
违和。这难不成是个梦吗?
战斗后四肢传来的运动过载的痛苦,
星点四溅的机油仿佛还在眼前。
我将剑重新挥展,即使这是梦境,直到醒觉为止也只能继续战斗。
我们寄叶部队,是为了杀戮被制造出来的。
我对自己嘟囔着这样无意义的话语。

讽刺啊。
从被谎言所固着的世界逃出之后,
前方居然是被谎言所虚饰的梦中世界吗?

我遁入其中。
遁入击倒敌方之事、遁入伤害自身之事。
那是缘于并不想目击真正的现实,
并不想知晓那丑陋而愚蠢的现实啊。

最喜欢。
爱着啊。
为了喜欢的那个人,开始打扮自己。
为了变得更加美丽,
而开始改造自己。
杀掉了。
将许多敌人。
将许多伙伴。
全部吃个干净,将金属与机油和我融为一体。
那样污浊而痛苦的思念,全都是为你而生。
喂,你收到了吗?
你收到了吗?

(道中)
即使被如何侮辱也没有关系!
因为,我被爱着啊!
那个人就是我的全部。
那个人就是我的世界。
我要变得美丽……
以此争得爱啊——!

我持续着高喊。
不论如何痛苦,
不论如何悲伤,
[变得美丽]
这个愿望绝不可能放弃。
多少次多少次我都将继续重复,
因为在这个世界,
只要[愿望]足够强,就会被实现的。
所以我要继续,将敌人——
——[全部吃掉]。
不知不觉,连自己为何要变得美丽,都已经无法判明了。

我咬紧了嘴唇,
为了以痛楚为基点,在现实中立足。
在依存于什么这一点上,
那位机械和我,是一样的。

再次听见了歌声。
那溢满悲伤的,令人憎恨的歌声。
说不定是救济呢——
将那种歌曲,破坏之类的。

比我更加美丽的人是谁?
比我更加能赢得爱的是谁?
我……是谁?

我在工厂废墟深处追击着那位机械生物。
即使不断受到伤害,她仍在继续歌唱。
那歌声仿若虔诚的祈祷。
[想要变得美丽],那样不断叫喊的话,愿望就总会实现。
呈现在我眼前的,是被那样的妄想囚禁的姿态。
……不,那真的只是妄想而已吗?
敌人在讴歌,这个世界的真理就是,将愿望全数变为现实。
如果那是真实的话,
我……我……!

(道中)
我已经那样努力了……
我已经那样深爱了……
请爱着我吧!——
……无论是在哪一个世界,
这样任性的理由,都是绝不可能通过的吧。
在这里,由我将你终结。

变得更美、变得更美
变得更美、变得更美
变得更美、变得更美
变得更美、变得更美……
机械生物损坏之际的声音,
在废墟中不断回响。
像是在呼应那种声音似的,
世界也随其渐渐开始崩裂。
她在临终时的叫喊,
那样仿若歌唱般明净透彻的声响,好像要将我……



——————————。

[杂讯--------------------通电_]
[听觉传感:正常_]
[空间回音:检知成功_]
[开始个体识别_]……

出现在视野中的,是9S。
名为寄叶9号S型的人造人。
他干脆利落地操作着空气中漂浮的虚拟面板,
对我记忆的再次检查结束,并没有发现状态不佳的地方。
在他解释性质的话语下,我重新认识了自己的现状。

在36小时前,与敌方机械生物交战后,我在检查自我数据的定序中察觉到了微妙的违和。
所以,我拜托身为scanner型号的9S为我进行了全部记忆领域数据的再检。
与我战斗的机械生物,正是那个歌唱着的个体……
换句话来说,我大概是在数据检查的某个既定程序影响下,获得了疑似入梦般的体验吧。
概括一下,大概就是这样的事。

我抱着困惑的想法起身。
在数据检查没有问题之后,开始试验运动机能。
有由于状态暂时不佳而摔倒的可能性,9S是这么说的。
虽然的确如此……但他未免也思虑过度了。
不过,正是他思虑过度的这部分,数度拯救了我的性命。
在和他成为拍档之后,一次又一次地……
我从他脸庞上将视线移开。
感谢他的权利,对我来说是不存在的。

我那扭曲的情感,从未将其知晓的9S,究竟会做什么样的梦呢?
我那样饶有兴趣地发问。
总之,在进行检查时,我的回路呈现出了与启动相似的波动。
梦……哈,那是梦啊。
将现实与架构混成一团的虚景,
叫喊、痛楚,与景色一并共存的世界……

在那时,从讴歌至狂的机械生物那里,感受到了某种强烈的意愿。
[想要变得美丽],是那样毅然的决心。
那是不论付出多少代价,都要将其实现的执念。
我无法认为那就是简单的梦境,
那简直就是蜃楼般的现实。

机械生物强烈的怨念化作诅咒,数据漩涡在我的记忆领域里狠狠刮下爪痕。
神经回路中得到的情报像是反应在心跳的搏动上一般。
如果以如今的状况便能理解……在那个世界,愿望才是代表力量以及价值的一切。
强到能给谁的梦境留下伤痕的地步,
我是否也拥有那样的愿望呢?

注意到Nine S不可置信地窥视着梦中发生的事,我对他展开了一个有些生硬的笑容好使他安心。
对没有意义的梦进行说明,同样也是没有意义的。
对他那样说之后他略微露出了遗憾的表情,我则开始为之后的行军做准备。因为,像是驱逐机械生物、收集情报,之类不得不做的事情还有许多。
首先就必须把从机械生物手里拿到的燃料滤过器送到抵抗军营地才行。

微风轻抚着我的面颊。
在某一个瞬间,仿佛听见了那位机械生物的歌声。可是等我回过头去,看见的也只是司空见惯的废墟都市。
即使如此,那片见惯了的风景中,也的确存在着少许的……
违和感。
就好像在心底的黑暗中,有什么正在往外窥探一般。

难不成!这个世界也和&*5 xf pa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