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林

你好,我是白桦。
大概是用来堆东西的杂物博客。
aph主苏联相关,涉猎舰R和少前、华尔兹。最近非常喜欢NieR:Automata,偶尔写写梗题的一条咸鱼。
大部分梗题不借出,问卷如果没有备注的话请自由地拿去填,但请标注原作者,如果可以的话问我要授权就最好了。
脾气不好,觉得语气冒犯了请见谅。

米露//领针

尘七:

※盖茨比风格米/契诃夫风格露
※点梗@ENDING 顺便一提这是我接过的最有趣的一个点梗
※我尽力了然而看起来还是像个阅读题OTZ

—————————————————————

车停在伊万的身边。
就算伊万只是个普通的小工人,也能看出来那辆车的名贵。别的不说,就凭那黑的发亮的车盖,还有顶在车前面的小装饰,他就能看出来这辆车大概能抵得上自己一辈子的工资。
伊万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往前走着,他还要赶紧回家,家里的姐妹两个还等着他回家吃饭。
“万尼亚!”
他听到身后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不过他没有回头——伊万这个名字实在是太过于烂大街了,而且会被这么亲昵的用昵称称呼的人一定不是自己。
伊万把口袋里的手套往外提了一下,他的口袋漏了一个洞,而伊万并不想这双破手套从口袋里掉出去。
“混蛋,站住!布拉金斯基!”
伊万的步子停了一下,他确定身后的人是在叫自己,这个声音他已经很多年没听过了。
而正是他停了的这一下,让身后的人追了上来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肩膀。
“我喊你站住了。”
伊万被这个人拽的一个踉跄,转过身来,看到的是金发碧眼的一个绅士,穿着裁剪得体的深色西装,领子上还夹着一个发亮的领针。
这个别针就能换自己家半年的生活费用。伊万皱着眉头盯着那个别针,抬起头来的时候又换了一张笑脸,看着面前的那位绅士。
“琼斯先生?您做的可不是一位绅士的作为。”
琼斯先生——也就是阿尔弗雷德——有些尴尬,发现自己还抓着伊万的手,赶紧先松开了,又顺了口气儿,才继续说着。
“万尼亚,Hero做到了,你看!”
阿尔弗雷德指的是自己的那辆车,很明显还有自己的衣服。
伊万笑了笑,扭头就要离开。
“万尼亚!你不记得Hero了?”
“记得,还记得要打烂你的鼻子。”
“那么你看,当初说的我会成为一个配得上你的人,现在怎么样,Hero在城外有一座大宅子,里面有整整一个酒窖的伏特加,还有你喜欢的雪茄你一直穿的那个牌子的衣服……对了,HERO还特地雇佣了四个女佣给你的妹妹梳头!”
“娜塔莎可以自己梳头。”
“可她还是那么小的一个小姑娘呢。”
“她已经长大了。”
伊万冷笑了一声,看起来却又像是在叹气。他还盯着阿尔弗雷德领子上的别针。
阿尔弗雷德仿佛现在才让大脑,而不是激动掌握了他神智的主权,他看着伊万的围巾和大衣,还有在这个深秋已经被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子,抿了抿嘴唇。
“HERO还是爱你……”
“那不如把你领子上的别针给我。”
阿尔弗雷德楞了一下,他顺着伊万的目光摸了过去,看了看那个小别针,顺从的把它取了下来握在手里,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揉了两下。
“HERO可以给你更好的,就像你以前戴的那个领针一样。”
伊万在阿尔弗雷德张开手的时候几乎是抢一样的把那个领针拿了过来,指尖被领针的侧面划了一下而有些发红。阿尔弗雷德想要去看看伊万的手的手,他却往后一缩,像是生怕有人把手里的东西给抢走了。
“这个就可以了。”
“HERO有的不止这个,你不明白么……你还记得当初在莫/斯/科的时候,我曾经答应给你定做的手表么,你特别想要的,那个丹/麦制表大师的手表,HERO前几天把他给请来了,现在就在房子里等着你呢。”
伊万犹豫了一下,毕竟那一块表卖出去也是不少的钱,可是他骨子里的傲气让他不肯对阿尔弗雷德低头。那只是一个不知道从什么途径富起来的暴发户,布拉金斯基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向他屈服。
“那你肯定也记得伊万曾经答应要用水管砸烂你的脑袋的事儿。”
“……这个,HERO也不是不能考虑。”
不过看着阿尔弗雷德在自己面前这么卑躬屈膝倒是的确满足了伊万的内心,他好像又回到了少年的时候,所以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围巾,就像整理领结一样,哈哈的笑着捏了下阿尔弗雷德的鼻子。
阿尔弗雷德往后退了一点儿,不过他也跟着伊万笑了两声。
“砸轻点儿就是了,HERO的脑袋上了保险的。”
伊万的手收了回来,在衣服上蹭了一下,他对关于钱的部分有些敏感,脸色也僵硬了起来,仿佛阿尔弗雷德那句话提醒了他什么。
“跟HERO走吧,HERO可以给你和以前一模一样的生活。”
“哈?你真以为琼斯这个姓能和布拉金斯基平等?”
伊万这么说着,心里飞速的计算着,如果能有钱的话什么都可以解决了,娜塔莎的衣服上可以不用打补丁了,冬妮娅也不用等到菜市场快关门的时候再去捡那些破叶子了,而自己也不用冒着手指被砍掉的危险在这机床厂里做工了。
他心里突然感觉堵得难受,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这个样子,而阿尔弗雷德却能拿了这么多钱,现在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哈,还来怜悯自己?
伊万的手碰到了口袋里的别针,他突然把那东西拿了出来,在手里捏了捏。
阿尔弗雷德没有说话,只是像个可怜的大小伙子一样——他可不是十七八岁了——看着自己,仿佛在奢求自己的允许。
“HERO只是……真的很爱你,万尼亚,无论你怎么样HERO都能接受,HERO……”
“闭嘴。”
伊万一点儿也不想听阿尔弗雷德再说什么,他的脾气这几年越来越暴躁,现在他简直想要用这个别针别住阿尔弗雷德的嘴,让他安静一些。
“你的爱情对伊万来说毫无用处。”
伊万还是把那个别针收到了口袋里,他的目光仍旧是个贵族样子,是那个站在精致宫殿的露台上俯视着灰头土脸的穷小子,随手丢下一个金币的小王子。
“不如拿伏特加洗洗你的脑袋,然后把你体内脏兮兮的血放干净,伊万可能会稍微考虑一下。”
阿尔弗雷德站在那里,看着伊万头也不回的往那边又矮又低的破烂房子走去,而他只是在原地站着,悻悻的回了车子,一脚用力的踹在车门上。

“听说昨天死了个有钱人。”
“哟,怎么死的?”
“不知道,是个外国人,看着像是海那边儿的。”
“早就该死了,该死的外来人,该死的资本主义,让我们的国家变成了这个样子,呸,死了吧,最好别占我们的地方,把他丢进海里,让他飘回那边儿去吧!”
伊万休息的时候听到这样的对话,他的耳朵竖起来了一些。
“是郊区外面的,那个新房子的主人!”
另一个人跑了进来说着,伊万没有说话,他摸了摸口袋,里面只有一双手套,和底下那个漏风的窟窿。


他急忙弯下腰去四处看着,却听着身边人继续说着那个死了的人的事情。
“嗨,而且,你们听说了么,他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就孤零零的一个!但是死之前跑来好几个律师,就听着他说要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伊万,还没说出来姓就死啦!”
“可是谁知道是什么伊万,天底下从贵族到贫民都有伊万……对不对,伊万!”
伊万笑了笑,他感觉脑子里像是被狠狠的锤了一下,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附和着笑了两声,手指在口袋的窟窿上戳了两下。
“嘿,老板叫你,伊万!”
伊万抬起头来,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到了办公室,那个挺着大肚子的老板又和自己说了什么。
“……你运气好,这儿就你一个伊万,不然他那点儿东西根本就不够分的。”
老板压着手底下的一份文书,那是一份手写的证明,在开头的地方一个名字被涂涂改改,终于划得让人看不出本来的样子。
他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旧领针,一脸惋惜的表情,又看了看文书,才露出了嘲讽又得意的笑容,把那东西丢给了伊万。
那领针看起来戴在伊万的领子上格外合适。

END

—————————————————————

我尽力了……
其实我很想写一个好一些的文,而不是这个,嗯,我感觉是一个高考阅读题
一开始接到的时候我就楞了一下,嗯,盖茨比模式米和契诃夫模式露……然后和我同学讨论分析了一下,这两个形象怎么处理。
结果是,盖茨比是一个追求梦想,努力奋斗,最后梦想破灭的小伙子。
而契诃夫是喜欢写小人物的趋炎附势,尖锐的嘲讽这个社会。
于是我们讨论到最后的结果是,盖茨比不可能喜欢上契诃夫笔下的人。
心情复杂。
所以我设置了这么一个,露是没落贵族,缺钱缺的厉害,然而还带着一股贵族的傲气,却沾染上了一些小市民的贪心和功利。
米是一个纯情的拼搏起来的大男孩,有钱了但是因为出身并不好而不为大众接受,但是仍旧爱着露子希望能让露子和自己在一起。可能因为出身所以在露面前有一点儿小自卑
努力的融合了会喜欢上奢华有钱阶级的盖茨比米和契诃夫笔下有些市侩的小市民嗯!
试图用契诃夫的短篇文风
我尽力了……虽然我感觉和点梗人要求的可能画风都不一样哇……
暗搓搓的问一句点梗人吃不吃金三角,吃的话我写过金三角的盖茨比AU,里面米是盖茨比……

对了,我的文一直攻受不明显抱歉。


评论

热度(46)

  1. 白樺林尘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