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樺林

你好,我是白桦。
大概是用来堆东西的杂物博客。
aph主苏联相关,涉猎舰R和少前、华尔兹。最近非常喜欢NieR:Automata,偶尔写写梗题的一条咸鱼。
大部分梗题不借出,问卷如果没有备注的话请自由地拿去填,但请标注原作者,如果可以的话问我要授权就最好了。
脾气不好,觉得语气冒犯了请见谅。

【米露/国设向】 稚嫩

Mr.William:

布拉金面对着棋盘. 可他完全不知该如何走.
琼斯知道. 但他心不在焉.他对着布拉金凝神.昏黄的灯光被氧气碾过,芥子毒气般弥漫开来,灌入鼻腔.琼斯深吸一口气,他无法面对这个人——天真,幼稚,懦弱,无知,谦卑,他,他——
琼斯妄图怒吼,欲求咆哮.可他没有.
“…你不知道该怎么下棋?”他问.
布拉金微微额首,苍白皮肤下的肌肉颤栗着,瞳孔飘忽不定的低下去,又小心翼翼的拨上来.布拉金笑了.
“抱歉…琼斯先生,说实话,您看…这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原先会吗?”
他的目光温和又谨慎一英寸一英寸蹒跚出去,在触到美利坚的皮肤前便跳开了,他垂头瞅着棋盘.
“你会,布拉金,还下的不错.你只是容易自乱阵脚,自添麻烦.”
美利坚凑近了.
“所以看看你现在…我可怜的小弗拉基米尔!上帝,他们把你变成个傻子!一个彻彻底底的白痴!”
琼斯的胸腔猛的越过棋盘,用小臂将棋盘直扫下桌面.他看到俄罗斯讷讷的抿了抿嘴,黑白相间的棋盘斜击在地毯上,闷叫着,一局烂棋泥渍似的溅了一地. 他似乎被吓着了,但仍是笑笑,转头看着,片刻恍悟般抬手指指脑袋.
“啊…这…这也不能全怪我不是?几周前他们把我的神经突触乱接一气,弄得我可是什么也已不起来了.我重生了,太年轻,这种情况东西十有八九都得慢慢学.你可以教我,手把手的教我怎么下棋.”
布拉金提议道,向后仰去. 美利坚同他的距离过近,以至鼻尖轻触到他的前鬓.
“没那必要,布拉金.咱们谈点别的,有意思的.”
琼斯坐回去.他懒散的陷在单人沙发鼓胀的皮囊里.
“对…谈点别的.”
他机械的付和到.
琼斯用手摸了摸鼻子.他手中把玩着两个他方才吃掉的伊万的子,咯啷咯啷的互相撕咬.
谈点别的?
美利坚戛然起身了. 他用左脚碾弄着地上的棋子.王在他的脚下面目全非.
他假惺惺抬腕望了望表,走过去. 整一串动作如同一个多动症患儿却少了监护人.
莫斯科的夜晚有的是时间.
“那你知道苏联喜欢用什么方式谈话吗?”
“我不知道原来的事.你要给我讲讲?”
他僵硬的注目着美利坚,看着他嘴角上扬,昏黄的灯光泼洒在小麦金色上.
琼斯弓下身,嗅着他.异常缓慢的用姆指食指掐住他的头颅,指肚徐徐磨砂着斯拉夫人的面颊.
他面带莫名的笑意.但斯拉夫人只是被迫昂首,不解的眨眼.
猛然琼斯的膝盖顶在斯拉夫人的胯下,一只手扼住他的腕部将手臂以诡异的角度硬扣在背后,另一只手把他消瘦的胸腔狠狠撞在矮桌上.
“你果真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伏在他的背脊.鼻息颤抖着喷在耳后.
“我们用拳头,小姑娘.如果时机也对,我们会用二弟.”
琼斯只是绝望.他咬住布拉金的后颈,空闲的手滑倒他的腰带上.
但俄罗斯只是喘息着.琼斯用一只腿抵住他的膝盖,手就这么伴着腰带扣的唏嘘声伸了进去.
他的舌面上卷裹着鲜血,切牙上浸满殷红.他大笑着,尽兴享受那稚嫩的懦弱.
搅拌着虚无.
倘若征服没有了抵抗的快感,倘若躯壳尽失了灵魂的承载.倘若让世界都跪倒在脚下却没有了欲望——
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评论

热度(36)

  1. 白樺林Mr.William 转载了此文字